Koharu.

ホルモン戦争。
没有停更,只是最近比较忙碌。

[月歌。AO3授权翻译]November Stars-chapter2【海隼/春始/经纪人组】

chapter1


补充备注:

在太太另一篇文看到了主要是站春始所以已经修改了tag!

之前的一些事情非常抱歉…!但是我想说帝国春好攻((

太太这一章节有文后备注,请在结尾处查看~

*之后所有的Notes部分也都是原作者的备注!

以及提示一下,这个帝国设定是有部分私设情节的!

同时因为翻译水平有限所以ooc部分非常抱歉…

以上!chapter2基本是黑年长主场剧情——阅读请继续↓


chapter2

自会议那天起风就很大。应该是夏天了,太阳在明快的蓝天中亮的耀眼,但会议之后他们才意识到早已乌云密布,雷声似乎也不曾有过间断。春,第一舰队的第二位,也是第一舰队的医者,感觉到到这些天的天气有些反常。而且他确认这一切背后的理由一定是第二舰队的首席——不可能是其他人。

 

他回忆起会议那天。

海走进会议室。一个人。

 

他没有带着隼,或是像牵着一位公主那样牵着他走入会议室。他是一个人来的。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让春陷入疑惑了。

 

“隼在哪?”始,因为过于强大的气场而被称作黑国王的第一舰队的首席,这样问海。

 

‘所以,始也很好奇隼去了哪。’春这样想。

 

在那双蓝色的眼睛回答之前,阳,第二舰队的游击队长插话道:“哇哦,如果隼听到第一舰队的首席这样关心他的话绝对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

始皱了皱眉。“并非那样。今天很重要而他一点也不负责任。”他只是好奇而已。但似乎所有人总是把他和隼的一切联系起来。

 

“好好,你们都冷静一下吧。”海看着他们,试图平复局面。他应该回答什么呢?他要说出隼看起来仍然病态的苍白这个事实吗?他甚至不知道如果这样说了是否大家都会相信。但是隼又如何?他想被大家知晓生病这件事吗?

 

“隼桑不会又去了别的世界线吧?”夜有些惊慌。

 

“…不。”泪,皇室贵族远亲和战略顾问的儿子,不再保持一贯的沉默而是突然开口,“隼,生病了。”

 

“诶?”

 

“诶?!”

 

“诶诶诶?!!”房间里的所有人同时发出惊呼,除了始和海。

 

“不可能的。你知道我们在说的是隼。”阳摇晃着坐在他左边的泪,神情是完全的不可置信。而泪只是坐在那盯着他的三明治。

 

海把脸埋在掌心里。如果泪也这样说了,那他坦率地说隼生病了更好些。尽管如此,海知道隼正在面对什么艰难的事。

 

“是真的吗,海?”春用担忧的语气问他。始也看着他,要求他说出真相。

 

“是真的。我早上叫醒他的时候他看起来依旧苍白。我从没见过他那样…但他说会在两小时内赶来。”海最后还是说出了真相。

 

“这…真令人惊讶。毕竟我们从没见过隼桑生病,对吧?”郁脱口而出他的想法,得到了泪和夜的点头同意。

 

“希望隼能早些痊愈。”阳祈祷着。

 

“那么,希望如此。既然所有第二舰队的成员都到齐了,那我们就开会吧。”始说。

 

所有人立刻带着相同的想法回到座位:“黑国王太冷淡了。”

·

·

·

·

·

春盯着始,后者正坐在办公桌上读一些今晚要处理掉的文件。他像以往一样镇定而认真的做着他的工作,尽管隼已经病了一周。但春了解的比那更多。

 

紫色的视线直白的钻入绿色的双眸。“停下吧,春。”始把文件放到一边然后盯着他的搭档。

 

但春只是轻声地笑着,“我要停下什么呢?我可没觉得我做了什么。”他从沙发上起身走向始。他们之间只有一米的距离。那是他们从未逾越的距离,尽管某人正在尝试,要跨过这个距离只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

“该放下所有借口的是你,始。我远比这些更了解你。骗谁你都骗不了我。所以,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吧。”

 

始看着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。他在自责。为什么春看起来知道一切。“没事,春。没有变化,除了天气之外没有任何异常。所以我想他没事。不过…他承诺了却没来参加会议有些奇怪。”始最后还是叹息着说了。

 

隼没有像对海许诺的那样来参与会议。所有人一直等到会议结束也没能见到隼。因为每个人还有各自的职责要做,海立刻解散了第二舰队并向始和春道歉。

 

“你知道的,我让Hokekyo君去核查情况了。不过正如我所想,有些什么阻止Hokekyo君进入他的房间。隼肯定有些什么不希望我们介入的事情。”春闭上眼,有些挫败的揉了揉蹙起的眉头。他知道白魔王一直是个自我主义者,但在这样陷入困境的时候拒绝他人的帮助让他们压力很大。“我该做什么?”

 

“不只是你,所以别自责。”始敲了敲春的头。

 

“哎呀!”

 

“我问过海了,但你知道海实际上是隼的仆人,咳,我是说隼的右手。所以我从他那什么信息也没得到。尽管他也很担忧,但仍然很执着。”始想起那次他半夜走进海的房间。他甚至不敢相信他做了什么突然鼓起勇气去那儿,但他的确怀疑有什么事情。

 

“嗯…”春陷入思考。如果连海都不知道那么…“始,我有个好主意。”

 

始盯着春。他每次说的好主意总是令人难以置信,“什么?”

 

春微笑着开口:“这样如——”

 

“不要。”始打断他。本能告诉他春会让他做些什么他并不想做的事情。

 

春笑着:“我还一点也没有说呢。”

 

“不用你说出来,我知道。看你的表情。我不想自己去隼的房间,这会很尴尬。想些别的吧,春。这次严肃些。”

事实并不像春提议时那样随意。事实上,第二舰队的首席除了始不相信任何人。是超越了崇敬和友情的信任。不过春现在不愿去想那些。“始,听我说,没有别的办法了。他只愿意和你说话。”这次他严肃地说,平日戏谑的语调荡然无存。

 

“但是…”

 

‘我不想那样。’始想着。

 

“你想让这个世界在我们没注意到的时候崩塌掉吗?现在可能只是天气异常,但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的话,我甚至不知道他能做些什么。”春捕捉到了始神情中流露的犹疑,所以他加上了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,“拜托了,始。”

 

看起来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 

“…好。我会去和他说的。”

 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Notes:

抱歉上传晚了~~~

非常感谢大家的赞和评论,我很喜欢:3

之前是期末考试,因为身在南亚国家所以学期在冬天结束。

感谢等待!最近沉迷于Sotus S The Series[一年生],是泰剧(当然是BL向)^-^

你们也看了吗?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6 )

© Koharu. | Powered by LOFTER